电力交易中心独立运行对电力市场有何影响?
发布者:lzx | 来源:财经杂志 | 0评论 | 769查看 | 2020-02-27 18:09:38    

新一轮电改开启将近5周年之际,电力交易中心独立运行将迎来实质性进展。


2月24日下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关于推进电力交易机构独立规范运行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其中明确到2020年底前,电网企业在交易机构持股比例降至50%以下,并提出到2025年建成全国统一的电力交易组织体系的目标。


这一文件被市场认为是积极推进改革的信号。市场认为,降低电网持股比例至50%以下,将有效推动交易中心独立运行。


电网持股降低有何影响


2015年3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开启了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其中提出“推进交易中心相对独立,规范运行”。新一轮电改启动至今,全国共成立了北京、广州两大全国性电力交易中心,以及33个省级电力交易中心。


这些交易中心里,北京、广州两大全国性交易中心分别由国家电网、南方电网持多数股份,持股比例分别为70%和66.7%。在各省级电力交易中心中,南网经营范围内的5个省级电力交易中心都实现了多元化股权结构,省级电网公司持股比例从50%至80%不等,其中云南电网持交易中心50%的股份,是全国各交易中心中电网持股比例最低的交易中心。


而在国家电网经营范围内,除陕西、湖北、重庆外,其余省级交易中心均由电网公司百分百持股。此外,内蒙古西部电网由内蒙电力公司百分百持股。


《实施意见》提出,2020年上半年,交易机构中电网持股比例全部降至80%以下,2020年底前电网企业持股比例降至50%以下。这也就意味着目前所有的交易中心都需要在年内下调电网持股比例。


一位电力市场人士对记者分析,交易机构相对独立之后,信息公开会加强;此外,交易中心制定的交易计划需要调度机构进行安全校核,一个交易,尤其是跨区的电力交易能否执行,如果被调度否定,在原来交易中心是电网全资或控股的体制下,交易中心没有动力去刨根问底。


电网持股下调,意味着将有更多新股东进入交易中心。《实施意见》提出,交易机构股东可来自不同行业和领域,其中,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不得超过50%。从当前已经实现股权多元化的交易机构来看,其余股东主要来自国有发电企业、地方发电集团、当地大型电力用户。


以电网持股比例最低的云南昆明电力交易中心为例,云南电网持股50%,其余股东分别为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10%),云南铝业股份彩宝彩票注册(8%),云天化集团彩宝彩票注册(8%),华能澜沧江水电股份公司(8%),云南保山电力股份公司(8%)和云南华电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公司(8%)。换言之,目前交易中心的其他股东,都是当地电力市场的主要买家或卖家。


对此,专门进行电力市场研究的知能汇融(北京)咨询彩宝彩票注册CEO蒋志高提醒记者,电网持股比例下降之后,要关注交易机构的中立性,避免交易机构股东利用信息优势不当获利。


蒋志高还表示,交易中心需要大量和电网的数据交互,在电网持股比例下降之后,需要出台更明确的规定,确保信息互通没有障碍。


交易中心、管委会和调度如何分工


《实施意见》对于交易机构、市场管理委员会和调度机构的职能进行了定位。其中,交易机构是不以营利为目的、按照政府批准的章程和规则为市场主体提供公平规范交易服务的专业机构。市场管理委员会由电网企业、发电企业、电力用户、交易机构、第三方机构等各方面代表组成,是独立于交易机构的议事协调机制。调度机构是电网经营企业和供电企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电网运行的指挥中心。


具体到交易机构本身,当前全部采用公司制。在人才和薪酬方面,《实施意见》提出,自2020年起,交易机构新进普通工作人员一律市场化选聘;根据行业实际情况,建立科学合理、具备竞争力的薪酬分配机制,保障交易机构从业人员的专业能力。


而交易机构本身又是非营利性的定位。《实施意见》提出,交易机构根据实际需要合理编制经费预算。与电网企业共用资产的交易机构原则上不向市场主体收费,所需费用计入输配环节成本单列,由电网企业通过专项费用支付。具备条件的交易机构可以向市场主体合理收费,经费收支向市场主体公开。


北京融和晟源售电公司高级业务经理赵晓东对记者介绍,当前已经运行的交易机构里,国网旗下的交易机构未向市场主体收费,南网旗下交易机构按照交易电量来收费;交易机构的运作形式类似期货交易所,由全体用户来承担交易成本。


对于市场管理委员会(下称“管委会”),多位业内人士都对记者表示,目前市场管理委员会还并未在电力市场中起到明显的作用,“几乎形同虚设”。《实施意见》强调了管委会的建设,随着交易机构的独立,业内认为管委会的角色有望逐渐加强。蒋志高还对记者建议,当前管委会成员主要来自电力行业及市场主体,未来应该吸收更多如消费者委员会、律师、海外交易机构等不同背景的人员进来,向更多行业领域开放。


此外,《实施意见》还明确交易机构组织中长期市场交易,配合调度组织现货交易,调度机构要严格按照交易规则开展包括日前、日内实时电量交易及辅助服务在内的现货交易出清和执行,适时探索由交易机构组织开展日前交易。这意味着交易机构和调度机构在组织不同电力市场上的分工通过《实施意见》予以了明确,电力交易机构将负责中长期交易,而现货由调度机构组织。


赵晓东介绍说,由调度来负责现货交易的出清和执行也有国外成熟电力市场的先例可参考,如北欧电力市场也是类似分工,但区别在于其日前和日内市场也放在了交易机构(NordPool),输电系统运营商(TSO)负责组织实时市场和辅助服务市场。《实施意见》中提出适时探索由交易机构组织开展日前交易,也体现了这一变化的趋势。而另一大有代表性的美国PJM电力市场,其交易和调度是一体的,不具备参考性。


对于中长期和现货市场分割在不同机构的设置,蒋志高表示,这可能会提高监管的难度,由于两个市场彼此分开,监管容易只关注其中一个市场而忽略了能源市场的完整性,而美国的电力市场监管目前非常关注跨市场的操纵,分割的市场设置,提高了监管的监测难度,也让市场主体更有可能操纵市场。


未来交易机构也可能之间互相形成竞争。《实施意见》提出,允许市场主体自由选择交易机构。对此,赵晓东对记者分析,这一条可能是在跨区的电力交易中实现,而不太可能在同一省份出现两个交易机构来竞争。他举例表示,譬如江苏的用户向四川买电,市场主体可以选择在四川、江苏或者北京的交易中心里选择一个来提交合同。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最新资讯
皇冠手机网址 蚂蚁彩票投注 中华彩票网 网上赌场是真的吗 kk彩票开户 kk彩票开奖 手机网投娱乐网址 名人彩票开户 喵彩彩票开户 全球彩票开户